深圳体检部落

深圳体检部落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财经 >

为什么保健品在农村如此畅销?

深圳体检部落 时间:2020年03月22日 13:47

  本文是终结诈骗(微信ID:antifraud2) 

  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。

  为什么保健品在农村如此畅销?

  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一本故事。小白开始听张有为讲他的经历,主要还是出于礼貌,不想让他觉得有所冒犯,也好在以后合作更加顺利。但从上午听到下午,小白逐渐觉得自己竟然有点崇拜起张有为了,她从没有想到,在农村还有这么多精彩的诈骗故事。人们常说“城市套路深,我要回农村”,但没想到“农村路也滑,道路更复杂”。所以,此刻的她像个迷妹似的,一直在要求张有为继续讲下去。张有为也貌似很久没有见到这么耐心的倾诉对象,此刻虽已讲得嘴角起白沫,但依然兴致高昂。听到小白撒娇似的要求,他哈哈一笑,继续讲了起来。“李天金搞抽奖虽然每天也能赚点钱,但是因为搞这个抽奖局必须需要很多托儿——至少也得七八个人,而且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不能长久待在一处,所以日常开支也比较大。这个时候,他就想起来,以前父亲叔叔在游街串巷给别人挑牙虫的时候,还会干点“演三簧”收购山货的副业,于是他也想到了一个绝佳的、几乎不用重复投入的副业。当时抽奖一般在农村的集市上,集市有的七天举行一次,有的半月甚至一个月一次,因为起集的频率低,所以人们特别珍惜,每到逢集的日子,几乎全家出动,去买卖商品、逛街休闲。李天金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了套路,竟然搞起了“流动博物馆”的套路。那个时候博物馆在城市还是个稀罕物,农村人更是很多连听都没有听过,但基本上都知道,能放在博物馆展出的东西一定是稀罕物,所以一听说集市上有流动的博物馆,不用宣传,人满为患。有人来就有钱赚,李天金一边安排人在博物馆旁边继续搞抽奖诈骗的套路,他则带领几个人在旁边支起一个大帐篷,门口搞个卖票窗口,干起卖票参观博物馆的生意来。博物馆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李天金早就找人拍了些照片并且写了大海报贴在帐篷周边了,什么“十八层地狱”了,“山海经厉鬼”了,什么“花瓶少女”、“人头蛇身”了等等,反正什么稀奇就有什么。
光是那花瓶少女就把人稀罕得不行,一个看起来20来岁的妙龄女子,脖子以下都在花瓶里,没有四肢,但是能说会唱。海报下面的字清晰地介绍说,这个女孩一出生就放在了花瓶里,所以身体和花瓶融为一体,长大之后就成为了现在的花瓶少女。如果花10块钱,还能听花瓶少女为你高歌一曲。那个人头蛇身也差不多,一个十几岁的大小伙子,脖子以下是一个大蟒蛇的蛇身,虽然蛇身一直没有动,但是这个小伙子却能说会道,还会讲述自己父亲是人、妈妈是蛇的风流故事,把人听得是如痴如醉。农村人哪见过这些稀罕物啊,所以各个都排长队买票去看,有很多还专门去花10块钱让花瓶少女唱一曲,或者买些烧饼牛肉喂喂那个人头蛇身的少年。一般搞上一阵子,一个镇上的人几乎都要来看一遍,而且是越说越邪乎,李天金可赚大发了。”小白扑闪扑闪眨眨眼,好奇地问道:“张总,我小时候也听我妈妈讲过花瓶少女和人头蛇身的故事,难道这世界上真有这样稀奇古怪的人吗?他们现在在哪里生活,怎么没有听过了?”张有为哈哈大笑:“你这个小姑娘,干起其他套路很老练,看来还是对这些原始套路缺乏认知啊。这世界上哪有长在花瓶里面的少女啊,只是他们玩的一个障眼法算了。他们先让一个女孩坐在凳子上,然后在女孩的前面摆上一张桌子,桌子上面放一个一米来高的花瓶,让女孩的头正好在花瓶上方。然后在桌子面向观众的地方,放上两面摆放成直角的镜子,两面镜子刚好遮挡了花瓶少女的身体,又互相反射,还原了整个桌子,所以从观众的角度看,以为就是一个少女坐在桌子上的花瓶中呢。人头蛇身的原理也一样,只不过是人造一个蛇身罢了。至于那些十八层地狱、山海经厉鬼,也都是凭想象加点声光电搞成的东西,花不了几个钱,但却非常符合农村人对鬼神的想象,所以他们才趋之若鹜”。
小白点了点头,这下算是明白了这个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。她越听越有意思,继续问道:“李天金后来怎么样了?”张有为喝了一口茶,继续说道:“李天金是不可多得的聪明人,他搞流动博物馆发财之后,原来那种抛头露面挣点小钱的抽奖不做了,但是他又觉得抽奖这个行当有利可图,就思考着转行。当时城镇里面的大超市刚刚兴起,他就把抽奖的套路搬到了大超市里。怎么抽呢?其实也很简单。在大超市可不能像在集市上那样吆喝,他决定搞文明抽奖。每到一个地方,他就找大超市的老板谈合作,然后派两个人在超市收银台那里,穿着超市工作人员的衣服在那邀请消费者抽奖,只要消费满20元就能够得到一次抽奖机会——你想啊,去大超市消费的人,一般都会买个几十上百的东西,所以,谁都有机会抽奖。抽奖是在李天金早就租好的柜台,一般对外说是珠宝店。里面有特等奖和一二三等奖。三等奖一般是一颗珍珠,一二等奖是镀金镀银的饰品,虽然成本很便宜,但他们都对外宣称价值几百上千。特等奖标价最贵,是一颗价值19888元的钻石戒指。抽奖的套路和之前集市上的差不多,抽中一二三等奖免费送,但抽中特等奖的话,必须要花2888的手续费,才能把钻石戒指带回家。你要知道,那个抽奖箱里面有90%的奖券都是特等奖,所以很多人一抽就抽中了特等奖。不要吧,觉得很可惜,自己运气这么爆棚,只要花不到3000块钱就能买这么大一颗钻石戒指,太划算了,而要吧,本来想来超市买几瓶牛奶,却要多花2000多块钱带个戒指回家,有点超出计划。
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,旁边的业务员就会用三寸不烂之舌开始劝说,你是知道的,人都有贪小便宜的特性,再加上深谙你人性的人在旁边忽悠,很多人就会心甘情愿掏出这2000多块钱买下这个戒指,而这个所谓的钻石戒指其实就是玻璃做的,100块钱成本都不到。这样除了租金和超市老板的分成、员工的工资,每卖一单可以赚上1000块。关键这个模式是很容易复制的,所以李天金一下子就在很多超市开了分店,自己也不再抛头露面了,做起了老板。”小白听到这里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说道:“哎,这个我其实也上过套,当时去超市买牙膏出来,被人拉去抽奖,抽了一瓶顶级进口红酒,花了888块,那瓶红酒现在还放在宿舍呢,看来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酒啦”。张有为扑哧一笑说道:“红酒的门道才深呢,纯进口的红酒也有二三十块钱一瓶的,你中奖的肯定是这种低价酒。但是吧,这种抽奖套路消费者很难维权,因为交易过程不是完整意义上的买卖,所以几乎无法找到法律依据,李天金们才得以逍遥法外。”小白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张总,你讲了李天金这么多故事,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呢?”张有为长吁了一口气,仿佛这句话触碰了他惨痛的回忆似的,他猛吸了几口烟,艰难地从口中挤出几个字:“是在拘留所认识的”。然后,也不顾小白惊得张大的嘴巴,自顾自说了起来。“李天金后来和我几乎同时发现了一个商机,那就是在农村市场做保健品生意。因为我们发现,农村最近几年富了之后,老百姓特别是老人越来越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——毕竟人人都怕死嘛。所以,都在开始布局并付诸行动。按说,是我先趟的道。当时我在搞会销骗局卖净水机的过程中,就发现农村的老年人在一起的时候,基本都是讨论哪个药好,哪家医院好,当时我就在想,为什么不用卖净水机的套路卖点保健品呢?一盒药卖他几百块钱,比我这累死累活四五天才卖出几台净水机赚钱多了。于是,我就把之前会销卖净水机的模式改造了一下,改成了‘会销保健品’。仍旧是执行‘扫村战略’。我们每个人穿个白大褂,从净水器企业推销员,摇身一变成了到农村义诊的资深专家。每到一个村子,仍旧是见到老人就开始发小礼品,鸡蛋、垃圾袋、水杯……只要不用钱,老年人都喜欢,一般只用半天时间就能把老年人的人气给聚拢起来。老人们一来,我们就开始装模作样搞‘义诊’。用听诊器、血压仪开始给老人测量,其实那些仪器我们也只是到了会用的水平,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闹笑话,根本不关心测量的结果,也不知道那些结果代表什么病症,我们关心什么呢?关心老年人的基本情况和心理感受。所以,在为老年人测量的同时,我们十分注重沟通,比如问问‘家里有几口人’、‘孩子在哪里工作’、‘有没有和孩子生活在一起’、‘以前有过什么病’、‘现在哪里不舒服’,这几个问题别看是随机一问,其实大有深意。问问家里有几口人、孩子在哪工作,就可以掌握这个老年人的生活状态和经济情况,那种孩子在外地大城市工作的独居老人会被我们列为重点目标。问问得过什么病、现在有什么不舒服,就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忽悠。义诊完之后,我们一边整理刚才的客户资料,对重点客户实行一对一跟踪盯控,悄悄关注这些老年人的一举一动;一边让‘专家’登台授课,为老年人讲解这些疾病的危害——其实就是把这些常见的慢性疾病的危害夸大,来恐吓老年人,让在场听课的老年人觉得,高血压不治疗,马上就会脑卒中而死,糖尿病不治疗,马上就会肾脏衰竭而死,腰腿痛不治疗,马上就要偏瘫。老年人都怕死啊。就在老年人恐慌之际,我们会重磅推出我们的药品和仪器。药品有很多种,根据具体病症来定,其实都是些保健药品,治不好病,也吃不死人。仪器只有一种,叫‘红外线纳米光磁治疗仪’,有病可以治病,无病可以保健,其实就是我找一个加工厂做个模具搞的,有什么效果我不知道,反正不漏电就行。
这些药品和仪器定价都不便宜,我们知道想让老年人当场掏钱买肯定销量不佳,所以当时我就设计了一个‘先试用、再购买’的套路,先拿出少量的仪器和药品给那些有意愿购买的老年人,而对于我们之前确定的重点目标,则保证他们人手一台仪器。这样,前期的准备工作算是基本就做完了。这个时候,我们的人就要深入到拿些领了仪器的人家中,开始一对一地攻心。前面我说了,那些药品和仪器根本没有什么效果,所以必须要配合强大的心理暗示才可以。这些业务员都是我精心挑选的,见到大爷大妈直接叫爸妈那种,去到农村人家中先把屋子打扫一遍,然后再搞个全身按摩推拿、洗脸剪指甲,先把老人感动的一塌糊涂——很多老人的子女都没在身边,很少得到这样的关怀。拉完家常拉近感情之后,就开始指导使用仪器,在仪器琳琅满目的灯光闪烁之下,配上直指心灵的洗脑话术,老人们使用完仪器之后,一般都会觉得确实有所好转,再加上现在极大的优惠力度,基本都会花钱购买。在这些已经购买的老人之中,我们再培养两个愿意出来现身说法的,到处替我们宣传仪器药品的好处,在那种攀比之下,不到两天,基本上一个村子里的老人都会买我们的产品了。原价几十块上百块的东西,能卖到几千块,有个得了多种慢性病的老人,光是我们的药就买了3万多块,可以说把棺材本都用来买药了,我们也赚得好不痛快”。小白又是听得目瞪口呆,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也不过如此了,张有为他们有效利用农村老年人贪小便宜、怕死、攀比的心理,愣是把一文不值的商品卖出了天价,看来自己以后也要学习并掌握这种心理学啊。她又问道:“你卖得好好的,怎么会跟李天金闹矛盾还进了拘留所呢?”张有为长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说白了,还是这个行业太好赚了。当时很多人都知道在农村卖保健品赚钱,就发明了各种各样的形势。有在集市上专门开个保健品专卖店,搞长期忽悠的,有和农村私人医院合作,搭配卖产品的,乱象频出。但和我模式最相近的,就是李天金了。他也是搞的会销模式,不过他又在我的模式上升级了。我搞那个模式,需要先把大家聚起来讲课、洗脑,然后在去家中做工作,前后要两三天才能完成。他则是一天就完成。他这个人常年搞流动博物馆、抽奖,最知道怎么煽动气氛,所以在开始发完小礼品聚完人气之后,他先是先把他带的几种仪器性能吹得天花乱坠,让一些老年人听得心猿意马,然后再送出一些电磁项圈之类的小礼品,让这些老年人现场谈谈感受,很多老人碍于面子都会对产品狂不绝口。等气氛上来之后,他们就说今天最好的那个仪器原价5000元,今天只需要1000元就可以,但是只有50个优惠额度,手快有、手慢无,而且这50个名额还不是按先来后到,要抽到奖券才可以。抽到了就1000元拿走那个最好的仪器,抽不到就免费送几个电磁项圈治疗仪。
本来如果只给50个名额,很多人也不会购买,但是一听说抽奖,而且抽不到也有奖品,几乎全部人都要试一试了。因为老年人都是这个心理:反正我没有那么幸运,肯定不会抽到那个大奖,即使抽到,也是赚到。于是,一帮人过来排队抽奖,你是知道他们抽奖的套路的,里面估计有一大半都是最贵的那个仪器。但他们会逐个让老年人来交钱领仪器,而且不让在此聚集,所以每个老人都不知道一共有多少奖抽了出来,而等活动结束李天金他们拍屁股走人的时候,人们才回过味来,可为时已晚。李天金这招简直把我们做保健品套路的脸都丢尽了,我们好歹还有个像模像样的产品,他那些产品纯粹就是假货,全部靠忽悠卖钱。而且,因为我们经常在扫村中碰到,变成了同行冤家,所以我就让下面的小弟把他举报了,但没想到,我同时也被他举报了。我俩在同一天被抓到了公安局,被拘留了……”张有为和李天金是如何化敌为友的?张有为做八件套为什么要找李天金帮忙,小白和曾聪明的生意会越来越好吗?欢迎下周收看《狗日的信仰》第71集。

  终结诈骗 原创出品

为什么保健品在农村如此畅销?的相关资料:
  本文标题:为什么保健品在农村如此畅销?
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ztjbl.cn/caijing/03221621.html
  简介描述:本文是终结诈骗(微信ID:antifraud2) 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。 为什么保健品在农村如此畅销? 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一本故事。小白开始听张有为讲他的经历,主要还是出...
  文章标签:财经
 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